〔读城〕那些深切的川派建筑,回忆吧成都

 admin   2020-07-01 05:38   10 人阅读  0 条评论

〔读城〕那些深切的川派建筑,回忆吧成都

原标题:〔读城〕那些深切的川派建筑,回忆吧成都

〔读城〕那些深切的川派建筑,回忆吧成都

〔读城〕那些深切的川派建筑,回忆吧成都

〔读城〕那些深切的川派建筑,回忆吧成都民国初年,成都北门城墙

那些深切的川派建筑,回忆吧成都

文 / 白郎

展开全文

昨日已粉碎于虚空。天根升起明月。奥克塔维奥·帕斯说:“对现代性的追寻让我们回到传统。”昨日是一面祖先的镜子,镜光射向明日,当我们凝视这镜光,可测试出今日的深浅。

成都的别称“锦官城”,最早源于西汉时专门织造蜀锦的锦官城,位置大概在今百花潭一带,不复存在久矣。对这座悠久的大都会来说,令人眼花缭乱的华丽与遗恨背后,历史讳莫如深的洗牌方式全然不可思议。漉漉昔光,寒烟扫梦,那些与传统为敌的漫漶时光,使本土失去根的巨块。有两千年建城史的成都,留存至今的经典老建筑,已很少,在很大程度上,如今的成都人只能在旧影像或故纸堆里,领略昨日的真实脉动了。建筑老影像隐匿着的气息与意韵,如同鱼群浮动的鳞片,沾满了一条河的水气,蜀之气脉,尚残存于其间。

〔读城〕那些深切的川派建筑,回忆吧成都20世纪初期,成都南门城楼

〔读城〕那些深切的川派建筑,回忆吧成都民国时,成都城墙外的道路

〔读城〕那些深切的川派建筑,回忆吧成都民国时,成都北门城楼

〔读城〕那些深切的川派建筑,回忆吧成都1909年 成都郊县的乡村石塔 恩斯特·柏石曼 摄

〔读城〕那些深切的川派建筑,回忆吧成都1909年,都江堰二王庙的正殿和香塔 恩斯特·柏石曼 摄

〔读城〕那些深切的川派建筑,回忆吧成都民国时成都魁星楼街的魁星楼

〔读城〕那些深切的川派建筑,回忆吧成都晚清时,成都的城隍庙

〔读城〕那些深切的川派建筑,回忆吧成都晚清时,成都的火神庙 约翰 · 伯奇 摄

〔读城〕那些深切的川派建筑,回忆吧成都民国时,成都市中心的老牌楼

〔读城〕那些深切的川派建筑,回忆吧成都民国时,成都西郊一条建有节孝坊的街

〔读城〕那些深切的川派建筑,回忆吧成都1914年,成都文庙 谢阁兰 摄

〔读城〕那些深切的川派建筑,回忆吧成都民国初年,四川咨议局 盖洛 摄

〔读城〕那些深切的川派建筑,回忆吧成都晚清时,成都贡院的明远楼

〔读城〕那些深切的川派建筑,回忆吧成都晚清时,英国教会在成都的学堂

〔读城〕那些深切的川派建筑,回忆吧成都晚清时,成都的安顺桥

〔读城〕那些深切的川派建筑,回忆吧成都晚清时九眼桥 威尔逊

〔读城〕那些深切的川派建筑,回忆吧成都1909年,都江堰安澜索桥 恩斯特·柏石曼 摄

〔读城〕那些深切的川派建筑,回忆吧成都20世纪初期,成都的锦江码头 魏司 摄

〔读城〕那些深切的川派建筑,回忆吧成都民国时,成都东门码头

〔读城〕那些深切的川派建筑,回忆吧成都清末武侯祠一角 威尔逊 摄

〔读城〕那些深切的川派建筑,回忆吧成都晚清时,成都的街道 约翰 · 伯奇 摄

〔读城〕那些深切的川派建筑,回忆吧成都晚清少城街景 威尔逊 摄

〔读城〕那些深切的川派建筑,回忆吧成都1909年,成都市中心的青瓦景观 张柏林 摄

〔读城〕那些深切的川派建筑,回忆吧成都晚清时的成都关帝庙 威尔逊 摄

〔读城〕那些深切的川派建筑,回忆吧成都1909年,文殊院大殿 恩斯特·柏石曼 摄

〔读城〕那些深切的川派建筑,回忆吧成都晚清时,青羊宫的八卦亭 威尔逊 摄

〔读城〕那些深切的川派建筑,回忆吧成都民国时,成都的十二桥

〔读城〕那些深切的川派建筑,回忆吧成都民国时,成都老皇城内的致公堂

〔读城〕那些深切的川派建筑,回忆吧成都

〔读城〕那些深切的川派建筑,回忆吧成都民国时,春熙路的春熙大舞台

〔读城〕那些深切的川派建筑,回忆吧成都20世纪30年代,青羊宫大门

撰文/白郎 供图/白郎

〔读城〕那些深切的川派建筑,回忆吧成都

主编/晨 曦 编辑/SS 设计/SS

〔读城〕那些深切的川派建筑,回忆吧成都

〔读城〕那些深切的川派建筑,回忆吧成都

〔读城〕那些深切的川派建筑,回忆吧成都

本文地址:http://cdtjsp.com/post/19392.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