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房老板一夜消失,会员欲哭无泪!律师呼吁广州出台预付卡法规

 admin   2020-08-02 06:03   9 人阅读  0 条评论

健身房老板一夜消失,会员欲哭无泪!律师呼吁广州出台预付卡法规

原标题:健身房老板一夜消失,会员欲哭无泪!律师呼吁广州出台预付卡法规

近期,南都“记者帮”再接到两起消费者预付款项后,商家突然失联的报料。记者了解发现,部分消费者在追讨及投诉无果后,已计划走法律途径维护自身权益。对此,律师则呼吁广州尽快出台地方性预付卡消费管理法规。

健身房老板一夜消失 员工会员维权难

7月27日,市民徐小姐向南都记者帮反映,她和朋友在黄埔区佐力来健身房花费4988元办理会员卡,有效期五年。可最近老板突然消失,健身房也关闭了,会员们的预付款和健身房员工的工资均不知去向,且该店还欠商场物业几个月房租。如今消费者和员工都联系不上老板。

7月28日下午,南都记者来到黄埔区荔红二路飞晟汇2楼佐力来健身俱乐部门口,发现该店大门紧锁,商场物业已在门口张贴封条和撤场结业公告,记者透过玻璃门看到,各类健身设施还在店内。商场物业管理人员向记者表示,佐力来健身俱乐部老板欠下约70万租金,如今商场已决定对其起诉。目前商场将门店锁住,不许人员随意进出。

健身房老板一夜消失,会员欲哭无泪!律师呼吁广州出台预付卡法规

7月28日,大门紧闭的健身房。

在现场,该店健身教练罗女士告诉记者,门店共有教练7人,自己在这家店已工作一年多。罗女士称,老板是7月25日上午突然失联的,“从7月15日开始,老板突然鼓励我们卖会员和私教课冲业绩,而且给出了比以往高出许多的提成,还承诺教练业绩做到5万奖励1000元。短短十天大家就做到近百万销售额。”罗女士告诉记者。

就在教练们拼命冲业绩的时候,24日夜晚,老板突然在员工群发布闭馆通知。“说是要搞员工防疫培训,需要闭馆10来天。我们当时觉得不对劲,疫情(爆发)已过去几个月,现在为何突然闭馆培训?”罗女士说。

罗女士表示,25日早上她来到门店,看到店门紧闭,老板和其妻子都已联系不上。当晚,罗女士和几位教练设法进入店内,发现店里许多财产和重要资料已被带走。“员工、会员的资料,电脑等值钱的物件,甚至体测仪都不见了。”南都记者在现场拨打健身房朱老板电话,语音提示“对方已关机”,罗女士则拨打朱老板微信语音电话,依旧无人接听。

在门店旁边,记者注意到一张佐力来健身俱乐部将设第二分店的宣传广告,称分店位于珠江嘉园商业街三座。罗女士告诉记者,第二分店从去年就开始宣传,老板失联后,有不少会员前往该地址核实,发现该分店根本不存在。记者随后也前往了珠江嘉园商业街三座,并未找到所谓的第二分店。

展开全文

健身房老板一夜消失,会员欲哭无泪!律师呼吁广州出台预付卡法规

健身房门口宣传的第二分店,记者实地走访并未找到。

记者了解到,一些健身房员工和会员自发组织了维权群,维权人数已有300多人。目前罗女士等员工已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了劳动仲裁,并联合会员向警方报案。

商家因疫情停业 顾客要求退款未获回应

另一起商家失联事件则发生在天河区。市民D女士(化名)向记者帮反映,她于2019年12月在天河区澳水育早教中心广州优托邦店为孩子报名游泳课,目前该机构已停业,多位家长要求退还未上课的学费,但并未得到回应。

D女士告诉记者,她为孩子报的是价值7280元的100节游泳课程,由于过年放假与疫情,该店一直没有开业,实际上孩子只上了11节课。停业期间,澳水育工作人员和D女士有过联系,表示受疫情影响,在与商场做减免租金的仲裁,并且会恢复营业。但在此期间,D女士发现该机构同时在频繁更换法人代表与股东,并在6月份有清算注销公司的行为,她担心澳水育公司会因此跑路。D女士多次向澳水育负责人和工作人员要求退款,始终无法得到正面回应。

D女士称,自己为此也多方反映诉求:“我向天河区政务中心反映过此事,他们让我起诉澳水育,以暂停清算公司行为,但是起诉立案没那么快,他们清算公告已经结束了。12315给我的答复是澳水育现在停止营业了,他们找不到人,管不了。”

7月28日,南都记者前往天河区奥体南路优托邦澳水育早教中心,看到该店同样大门紧锁,但门口并无相关公告。

附近店铺的员工告诉记者,春节后就没有见过该店开门营业。优托邦商场管理中心则告诉记者,澳水育已拖欠数个月房租,商场近期将会起诉负责人。南都记者注意到,7月21日,澳水育官方微信公众号曾发文,表示可以安排优托邦分店的顾客到白云店继续上课。

健身房老板一夜消失,会员欲哭无泪!律师呼吁广州出台预付卡法规

7月28日,同样大门紧闭的澳水育早教中心。

和D女士有同样遭遇的张女士则告诉南都记者,家长们并不同意澳水育的安排方案:“白云店太远,来回要4个小时,教练少还难预约。而且签署合同的(家长)才允许转店,很多家长购买课程时是没有签合同的。”张女士表示,由于澳水育优托邦店迟迟不营业,自己的退款诉求又无人回应,她已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澳水育负责人退还相关费用。

7月30日,南都记者分别致电澳水育优托邦店和白云店负责人,电话均未接通。

律师:呼吁广州出台预付卡管理法规

预付卡消费权益频频受损,事后维权往往是被动之举。广东保典律师事务合伙人、知名公益律师廖建勋认为,由于今年疫情影响,很多以前通过购买预付卡消费的消费者,后面的权益都很难得到保障。

针对佐力来健身房会员的遭遇,廖律师认为,如果老板明确是有非法占有为目的,等消费者购买预付卡就卷款潜逃,那么此类行为已构成诈骗,消费者可向公安部门进行报案,由公安部门调查后进行立案侦查,为消费者挽回损失

廖律师称,消费者还可以向市场监督管理部门等提起行政投诉,要求行政主管部门进行调查,对产生预付卡消费纠纷的商业主体进行行政处罚,同时消费者还可以向消协提起调解协议,让消费者协会介入调查。

廖律师表示,商务部曾在2016年出台《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对预付卡式消费管理进行规定,并且上海等地方也有一些类似的地方性法规出台,他呼吁广州尽快出台类似的管理办法,“但是商务部的《办法》存在一些局限性,只有住宿、餐饮等企业才会收到监管,案例中的健身房是不具备监管条件的。在全国没有相关法律法规出台的情况下,广州或广东有必要出台类似的管理规定,对预付卡式消费的发行管理等做出具体、明确的规定,以进一步维护消费者权益。”

南都记者查阅资料发现,2017年5月1日起,浙江省正式施行《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办法》,对预付卡消费进行了规定,从预付卡发放条件、最高限额以及限制不当设定使用期限等内容方面设置门槛,并明确了监管职能部门为商务部门。

采写/摄影 南都记者 魏志鑫 实习生 陈诗荟 王荟琳

本文地址:http://cdtjsp.com/post/25388.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