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沈明高:大类资产配置可关注三个方向

 admin   2020-09-12 06:00   5 人阅读  0 条评论
原标题:专访沈明高:大类资产配置可关注三个方向

今日,证券时报特邀广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沈明高做客时报会客厅,作了题为《外循环重量的扩张 内循环重质的提升》的演讲,时报君将内容大致整理如下:

首先,沈博士讲到了近期价格意外(即大家认为价格高的东西价格越来越高,价格低的东西价格越来越低)频发的现象,目前全球经济基本面非常动荡,主要有四个现象: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有史以来首次跌破1%;石油价格曾经一度跌为负数;黄金价格首次升破2000美元一盎司;中美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差值首次突破240个基点。而这些现象归结为一个,就是实体经济羸弱而流动性泛滥

新冠疫情来临后,全球资产负债表迅速扩张,美联储扩张了67%,欧洲央行扩张了43%,日本央行扩张了23%,而中国的货币政策则是相对比较保守。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跌破1%,这说明市场目前对美国经济增长非常悲观。而金油价格比(黄金价格/石油价格)高对应的是流动性宽松的货币现象。宽松的货币政策会不会退出,什么时候退出是需要投资者重点关注的。

随后,沈博士提到了现在外循环的约束条件硬化。外循环,也就是国际循环,即中国生产,发达国家消费。而伴随着全球需求钝化、中国经济规模日益扩大、中美之间摩擦增加、中国经济从量到质的转型等因素,过去重度依靠外循环的模式,将逐步转化为5月14日政治局会议上提出的“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关于内循环,沈博士提到了目前内循环的三大约束条件和三大替代:总需求约束;需求替代;技术约束;进口替代;效率约束;质量替代。与此同时,国内大循环要求高水平的对内开放,具体包括:一、要素市场化,让市场决定要素的流向和流量;二、打破刚性兑付,提升直接融资比重;三、对民营企业开放资本市场,提升新经济比重;四、完善收入再分配机制,提升中产阶层比重。

基于以上三个部分的讨论,沈博士认为大类资产的配置可以关注三个方向,一是人民币资产崛起,中美利差扩大提升人民币资产配置价值。二是规模优势实现三个替代,其中需求替代可以关注大消费,进口替代可以关注机械电子和石油化工,质量替代可以关注创新与升级。三是通胀配置,CPI通胀具有滞胀特点,要关注供给侧变化。行业偏好方面,可以关注大宗商品(粮食、能源、黄金);趋势性行业(如非银金融、大消费、科技,周期股的交易机会);房地产(关注政策风险)。

最后,沈博士提醒投资者要评估自身的风险承受能力,投资比例要有所管控,当前市场可能会继续保持波动,逆向思维在目前很重要。

▲▲▲

主持人:目前我们在逐步转向内循环发展,但其实拉动内需提了很多年,但一直效果甚微,有些观点认为是过去房地产价格的不断攀升挤压了居民消费,而现在房地产的价格已经处于相对高位,而政策上的“房住不炒”使其价格趋向平稳增长,在这种情况下的内循环又会如何发展?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沈明高:我们一直在讲消费提振,看这个问题其实很多角度,房地产的确是一个重要因素。客观来看,房地产本身也在促进消费,比如大部分人买房之后还会买车、买家具,所以过去房地产也在一定程度上拉动了消费;但是另一方面,随着房地产价格的增长,也的确替代了其他消费,有一定抑制作用。两方面因素都存在,关键看分析问题是着眼短期还是长期。

更广泛地去理解鼓励消费,收入再分配是个很好的角度,比如国有企业的利润怎么分配,以前有很多讨论建议可以充实到社保,成为居民消费的保障,这的确是值得鼓励的方向。第二点是提高城市化率,数据表明城市居民的消费偏好是明显高于非城市居民的,这主要是因为城市居民收入保障更大、对未来的预期也更乐观一些。另外降低消费成本,包括制度成本、物流成本等也有助于提振消费。

展开全文

主持人:您曾经提到比较关注消费中“必需中的可选,可选中的必需”,具体到行业板块主要是指哪些呢?

沈明高:我认为消费是有比较大的发展机会,从大国角度来看,出口立国不行,以消费立国,我们资产投资回报的独立性会增强,人民币资产就会有配置的价值。

消费是分阶段的,过去我们只要解决温饱题就可以,居民消费都是必需消费品,而发达国家消费以可选消费品为主,服务业占比大。目前我们正处于这两者之间的阶段,所以我认为要关注“必需中的可选,可选中的必需”,这需要满足两个条件,有成长性和成长有确定性。其中,“必需中的可选”确定性比较高的主要是化妆品和餐饮行业,酒里面的高档酒算不算目前仍有分歧,年纪大的人认为是,而年纪轻的人认为不是,还值得讨论。药品零售行业,如果中国市场开放,也是有机会的。而“可选中的必需”主要包括(新)媒体、运动、办公用品。汽车介于两者之间,要区分高档非高档车,且具有一定周期性。而金银珠宝和石油则是“可选中的可选”。

主持人:属于您提到的“必需中的可选,可选中的必需”的上市公司现在多吗?

沈明高:我认为会越来越多,比如现在一个很大的变化就是餐馆越来越多,这就是很典型的“必需中的可选”,不过有一个问题是现在餐馆大多是非标准化的,每家特色不同、厨师不同,我们投资要找能标准化的产品,比如美国的麦当劳、肯德基这一类的餐饮公司。

主持人:那“可选中的必需”能否举例谈一谈呢?

沈明高:比如运动,本来是可选,但是随着居民收入水平的提高、对健康越来越看重,就慢慢成为了必需。纺织品中也有一些子分类是这样的。包括奢侈品行业,看似不必需,但是在疫情下许多奢侈品大排长队还数次提价,这也是值得关注的。这类行业的共同特点是成长的确定性高,同时“必需”的特点是波动性小。

主持人:那您怎么看待很多必需消费品,比如酱油、醋行业公司目前的高估值?

沈明高:估值高说明目前市场对其认可度高。现在的市场属于“水大浪高”的状态,投资会追逐确定性,对于一些增长确定性强的公司市场愿意给出一定的溢价。至于说这种高溢价中是不是有泡沫,要具体分析,比如美国的科技股在疫情期间涨势很好,有一个原因是疫情下互联网公司是有想象空间的,存在一定的确定性,但这不能解决有没有泡沫的问题,像最近也出现了比较大的调整。

主持人:您怎么界定现在市场所处的阶段?

沈明高:现在全球流动性比较宽裕,经济基本面偏弱,而中国的表现目前是比美国好的。所以人民币资产配置在上升,目前中国外循环压力大,在逐步转向内循环,但能不能真正落实,还有一定不确定性。投资者投资要有耐性,谈投资要看时间期限,从长期角度配置看,如果看好公司发展,短期跌下来反而是增持的机会。

主持人:临近四季度,很多人表示可以关注周期股,您怎么看?您对明年经济的预期如何?

沈明高:从全球经济复苏看,不确定性很大,要保持相对谨慎的态度,而国内经济复苏的确定性相对更高。现在三个最大的不确定性是,一是疫情到底怎么走,疫情是全球性质的,任何国家没有控制住,对我们都会有压力;二是宽松的货币政策能不能退出。关于现在宽松的货币政策能不能带动经济复苏,市场的分歧很大,尤其在价格意外频发的情况,我建议多一点怀疑不要过早肯定;三是美国的经济何时复苏,历史数据来看美国经济衰退期一般不超过一年半,所以判断明年下半年是不是会复苏很关键。

周期性行业,我认为是有机会,主要从四个方面看。一是交易的机会,目前我国经济复苏确定性大,周期行业可能会迎来反弹,会有短期交易的机会;二是结构性计划,可以关注有进口替代的周期性行业;三是通胀机会,国内大循环下食品行业通胀,非食品行业通缩;四是股票债券化机会,大部分周期型行业盈利很稳定,分红也很稳定,投资者可以当做买债券赚取分红。

主持人:我们看到日本从“贸易立国”到“技术立国”,他们的消费股一直估值很高,而金融股却长期垫底,未来我们的股市也会出现这样的现象吗?

沈明高:可能性很大。不过金融股也有细分,我会相对看好非银金融的机会,未来如果实现打破刚性兑付、提升直接融资比重,这一行业会迎来机会。关于消费,我认为投资中国的消费才刚刚开始,内循环有效转动的话,新的增长建立起来,这是未来5-10年的机会。

主持人:您认为接下来黄金的价格会怎么走,还值得配置吗?

沈明高:我个人比较比较看好大宗商品,包括粮食、石油、黄金,黄金现在涨得最多,粮食其次,石油最少。这个主要还是要看投资者的投资期限,短期来看,对通胀的担心、美国大选的结果都会影响金价,稍微拉长时间看,主要关注宽松的货币政策能否退出。比如美国明年下半年不能复苏,继续保持流动性宽裕,黄金很可能创新高,但如果相反,美联储退出货币宽松政策 ,黄金价格就难以为继。所以说,现在这么极端的宽松政策在未来三年能不能退出,这是一个价值一百万的问题,当前的投资决策主要就是围绕这个。

投资者提问环节

▲▲▲

问:怎么看汽车消费,回暖是否具有持续性,传统汽车更好还是新能源更好?

沈明高:这个问题也是要限定时间框架。短期来看不确定性比较高,目前有一些压力,老百姓的消费意愿不太高。整个汽车板块成长性不错,但波动性大,所以不能算我之前提到的“可选的必需”,我认为如果跌得多可以配置。新能源汽车行业现在估值很高,从长期的角度做判断,要找到好的进入机会。汽车是周期性行业,但是新能源汽车不一定,这个行业诞生的时间还比较短,需要顺着特性研究。

本文地址:http://cdtjsp.com/post/31725.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