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0多元砸跌30% 常汽转债惊险一跳是乌龙?

 admin   2020-09-29 06:05   30 人阅读  0 条评论
原标题:5000多元砸跌30% 常汽转债惊险一跳是乌龙?

每经记者:王海慜 每经编辑:吴永久

9月28日,可转债市场上演了颇为离奇的一幕。上午9点30分一开盘,仅5手的成交就导致常汽转债一度暴跌30%而触发停牌。根据上交所规定,该可转债下午2点57分才恢复交易。最后3分钟,常汽转债上演大逆转,最高涨幅达10%,最后以小幅下跌0.87%报收。

对于常汽转债的异动,有不少分析认为,可能是因为“乌龙指”。不过,业内人士却有不同的看法。当日盘后,有机构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了常汽转债异动的原因。他认为,常汽转债的异常走势的确反映了可转债市场流动性欠佳,同时也可能有投资者利用可转债停牌规则对常汽转债进行了价格操纵。

常汽转债进入转股阶段

常汽转债9月28日之所以开盘就大跌,与开盘伊始(9点30分)一笔仅5手、成交价格为102.73元、成交金额只有5000多元的的交易有关。

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证券异常交易实时监控细则》中的规定:“无价格涨跌幅限制的其他债券盘中交易价格较前收盘价首次上涨或下跌超过20%(含)、单次上涨或下跌超过30%(含)的”,上交所可以根据市场需要,实施盘中临时停牌。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常汽转债已进入转股阶段。截至9月28日中午收盘,常汽转债的转股价值为133.68元,而常汽转债的价格仅为102.73元,这就意味着如果投资者能以102.73元的价格买入常汽转债,并进行转股,那么将有较大的套利空间。

此外,今年8月18日,常汽转债的正股常熟汽饰还发布了不提前赎回“常汽转债”的公告。公告称,虽然7月7日至8月17日触发“常汽转债”的赎回条款,但公司不行使“常汽转债”的提前赎回权利。在未来3个月内(即2020年8月18日至2020年12月17日),如公司触发“常汽转债”的赎回条款均不行使“常汽转债”的提前赎回权利。这样的表态也明显减轻了常汽转债未来面临的提前赎回压力。

今年8月,常熟汽饰一度曾因为粘上恒大恒驰新能源汽车概念而连拉涨停。

在8月11日公司发布的股票交易异常波动风险提示公告中,公司表示:“公司注意到,投资者对公司是否是恒大恒驰新能源汽车供应商关注度较高,经公司自查,目前相关产品仅为意向订单,订单金额占公司整体销售比重较小。相关产品仍处于设计开发阶段,尚未到产品量产交付阶段,且后期能否如期交付、实际交付数量等存在很大不确定性。请投资者理性判断,注意投资风险。”

不过,仅仅1个多月后,恒大汽车概念却成了公司的“利空”因素。对于常汽转债9月28日的异动,天风证券汽车行业分析师表示,9月28日常汽转债下跌,带动正股下跌,市场担心恒大汽车的负面消息可能对公司带来影响,根据公司披露信息,公司是恒大恒驰新能源汽车供应商,已获取了一些项目产品,但尚未到产品量产交付阶段,短中长期看并无实际影响。盘面的异动非基本面因素,更多是缘于流动性影响。

Choice数据统计,今年来,常熟汽饰获得了多家机构的多次“买入”评级,其中以天风证券给出的“买入”评级次数最多。在今年8月18日的一份研报中,天风证券给出常熟汽饰6个月目标价为25元。而截至9月28日收盘,常熟汽饰的收盘价仅为13.28元。

可转债成交量持续萎缩

展开全文

有市场人士向记者表示,9月28日开盘常汽转债之所以会无量暴跌,主要还是因为缺乏成交量的关系,“想卖出常汽转债的投资者做了卖出动作,结果没有买盘,就导致可转债价格大跌。”

随着A股市场交投转冷,最近可转债市场也感到了“寒意”。与A股相同的是,近期可转债市场也出现了成交量持续收缩。据Choice数据统计,中证转债指数9月28日全天的成交额仅为148亿元,创出了今年3月6日以来的新低,而今年一季度可转债人气高涨的时候,中证转债指数曾一度创下单日成交额突破800亿元的年内纪录。此外,随着9月以来的一轮缩量回调,也几乎让中证转债指数回吐了今年此前的所有涨幅。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观察,近期,有多只可转债出现跳水行情,不过总体来看,这些可转债行情走弱是受到了正股的带动。而像常汽转债带动正股下跌的情形还比较少见。

对于常汽转债开盘的异动,有不少分析认为,可能是因为“乌龙指”导致的误操作,而可转债市场流动性不佳也放大了“乌龙指”的影响。不过有业内人士却持不同的看法。

9月28日收盘后,上海金舆资产基金经理赵彤向记者复盘了常汽转债的异动,“今日9:15~9:25早盘集合竞价期间,常汽转债没有形成成交。9:30 开盘瞬间,有5手主动卖单以市价抛售,此时常汽转债盘面上只有102.73元(跌幅为30%)的位置有买单,于是在102.73元成交,导致该可转债跌幅即刻达到30%,触发上交所可转债临时停牌机制,停牌至14:57分。”

“常汽转债早盘下跌的原因之一是已经上市一段时间后的可转债交易往往比较清淡,散户参与交易较少,尤其是早上开盘前半小时,买卖双方在盘面上的挂单都比较稀少,较少的主动买卖盘都会影响市场价格。”

不过,在赵彤看来,尽管存在流动性不足的影响,但常汽转债早盘的异常大跌背后也不乏其他疑点,“常汽转债对应的正股常熟汽饰并没有发生重大利空,而9月28日转债开盘就下跌30%,这并不是上市公司经营层面或还本付息能力出现问题。于是下午2点57分复牌后,常汽转债迅速翻红,众多投资者在最后3分钟进场扫货。尽管正股常熟汽饰当天下跌3.49%,但临近收盘时,收盘价最高上涨10%,且在最高价161.43元有大量成交。”

对此,赵彤进一步分析指出,常汽转债的走势的确反映了可转债市场流动性欠佳,不过也可能有投资者利用可转债停牌规则进行价格操纵,“综合早盘走势和尾盘走势可以推断出,常汽转债早上的下跌可能是有投资者利用流动性不足而故意以低价卖出可转债,造成其停牌。停牌后,该可转债会因为跌幅过大出现在跌幅榜首位,形成了很好的广告效应,进而吸引投资者注意。而投资者经研究发现并无明显利空,于是部分资金选择尾盘买入,同样由于流动性不足,导致较昨日收盘价最高上涨达到10%,此时便可以伺机抛售。”

数据显示,9月28日常汽转债触及最高价161.43元之际,成交量占全天成交量的比例高达22%。临近收盘时,常汽转债价格最低回落至140元,而收盘价显示的却是145.48元。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规则》规定,基金、债券、债券买断式回购的收盘价为当日该证券最后一笔交易前一分钟所有交易的成交量加权平均价(含最后一笔交易)。

此外,有分析认为,与沪市股票在收盘前最后三分钟为收盘集合竞价交易时间不同的是,沪市的基金、债券、债券回购交易,从13:00至15:00都为连续竞价时间,这也给可转债的价格操纵者留下了可操纵的空间。

每日经济新闻

本文地址:http://cdtjsp.com/post/33831.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