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银川一职工疫情居家办公期间意外身亡 究竟能否认定为工伤?

 admin   2020-10-19 06:01   15 人阅读  0 条评论

宁夏银川一职工疫情居家办公期间意外身亡 究竟能否认定为工伤?

原标题:宁夏银川一职工疫情居家办公期间意外身亡 究竟能否认定为工伤?

央广网北京10月18日消息(总台央广记者钱成 许新霞)近年来,有关工伤认定的纠纷时常出现。尤其是当职工受伤或死亡发生的地点并非在传统意义上的办公场所时,是否认定为工伤就存在一定的难度和分歧。

今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为避免人员交叉感染,很多单位都采用了灵活的用工方式,居家办公是当时的普遍情况。今年2月份,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贺兰县一位电信职工在居家弹性办公时,突发心脏病意外身亡,家属提交相关证据申请认定工伤,但银川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结论是“不予认定”。分歧在哪?居家办公时突发疾病身亡,究竟能否认定为工伤?

2月6日下午6点半左右,家住宁夏贺兰县锦莹湖畔小区的吴玉红下班回到家中,推开房门,家里静悄悄的。走进卧室后,看到她的丈夫躺在地上。

吴玉红说:“我家老公郭利明躺在地下,我过去扳着头喊,喊了几声没反应,就喊邻居。邻居就喊了些人,我就赶快打了120。6点50多120过来抢救,说是已经没有希望了。当时邻居拍了个照片,说人已经早就完了,手已经直了。身体已经僵硬,因为我紧张,也没有看出来。”

中午一起吃了午饭,分开4个多小时就出了意外。负责抢救的医生称,郭利明应该是突发心脏疾病,但要确定具体的死亡原因还需要做尸检。吴玉红说,当时她的想法是入土为安。第二天,吴玉红在女儿、女婿的陪同下,按照防疫要求,处理了后事。

宁夏银川一职工疫情居家办公期间意外身亡 究竟能否认定为工伤?

郭利明工作牌(总台央广记者 许新霞 摄)

郭利明今年50岁,从2009年5月起,在中国电信贺兰分公司洪广支局从事电信安装、维修工作。2019年12月1日起,电信局委托第三方公司宁夏慧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与郭利明签署了劳动合同,但工作岗位和性质与之前没有区别。郭利明生前有中国电信的服务牌,职务一栏是“智慧家庭工程师”。

吴玉红说:“他这个工作性质不是像我们是几点到几点,一般就是和客户提前约好,几点你家里有人,我几点过去。一直都是这样的工作,不分周末还是节假日,几乎是上面有工单派下来,他们有几小时的安装,你超时了要扣工资。有时晚上八九点,跟客户约好也要去。有时如果在电话里能指导的,就在电话里也指导。”

在妻子吴玉红眼里一直兢兢业业的丈夫就这样倒在了电脑桌下,手机放在桌上,每天都要翻看的工作日志本还打开着。

展开全文

宁夏银川一职工疫情居家办公期间意外身亡 究竟能否认定为工伤?

郭利明的工作日志(总台央广记者 许新霞 摄)

2月1日和2日,宁夏回族自治区和银川市先后下发通知,要求从2月3日起,包括通讯行业在内的涉及保障公共事业运行的单位复工复产,郭利明也从3日开始正式回到工作岗位。郭利明的同事说,因为疫情防控的需要,起初是尽量通过电话远程指导客户解决一些问题,不能解决的,在做好防疫措施的前提下也会上门。

家住贺兰县洪广镇的赵先生告诉记者,当时他的孩子需要在家里上网课。他2月5日在洪广镇电信营业厅办理了宽带业务,柜台指派的安装工作人员正是郭利明。报装宽带当天他和郭利明通了电话。

赵先生说:“下午他说他有事没来了,说是第二天来给我装嘛。第二天上午九点多给他打电话,他没接。十点多他回过来了,说他下午三、四点来给我来装。结果下午三、四点他没来,我给他打电话也没通。后来我就忙别的事去了。我寻思他是忙呗。”

记者:6日下午你给他打电话没接,是几点钟打的电话?

赵先生:4点多吧。

吴玉红后来在丈夫的手机上也看到了这个一天打了3次电话的号码。

疫情加上对相关流程不熟悉,直到4月中旬,吴玉红才找到中国电信贺兰分公司咨询工伤认定事宜。

宁夏银川一职工疫情居家办公期间意外身亡 究竟能否认定为工伤?

银川市人社局出具的不许认定工伤决定书(总台央广记者 许新霞 摄)

6月15日,按照相关要求,吴玉红正式向银川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交了关于郭利明工伤认定的申请书。郭利明劳动关系所在的宁夏慧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实际服务的中国电信贺兰分公司和当天与郭利明约定安装宽带的赵先生都提供了郭利明在去世当天确实在正常工作的相关说明。

中国电信贺兰分公司总经理郑力宁说:“是给我们服务的。因为疫情期间他出不去嘛,确实是存在用户跟他之间有一个业务的沟通的电话的记录。我们公司该给他开的证明我们都开了,包括银川公司人力资源部该给他证实的也证实了,我们都一直在积极地配合他。”

两个月后,吴玉红收到了由银川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快递寄出的不予认定工伤的决定书。决定书称:2020年2月6日,郭利明在家中因急性心梗死亡。该情形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之规定,不属于工伤认定范围,依法不应予以认定(视同)为工伤。吴玉红说,这一认定结果她并不接受。

“群里也通知,能在电话里指导就在电话里指导,实在要上门安装的情况下,就到客户家里。我的认为就是在工作状态,因为当时跟客户约好的四点嘛。”吴玉红说。

记者:一旦不被认定为工伤,就意味着什么赔偿都没有?

吴玉红:对。对我们这个家庭也是沉重的打击。工作11年,倒在工作岗位上。没有什么说法。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规定,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视同工伤。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认为,该员工所在单位也采取居家办公和弹性办公,且该员工死亡时间属于正常工作时间。在此背景下,应视为职工在单位指定的工作地点、工作时间进行正常工作。

韩骁说:“该地人社局不认定工伤的决定值得商榷,虽然我国没有对这个居家办公做相应的一个管理规定,但从工伤保险的相关立法文本、立法精神进行综合分析,现有的一些法律法规能够支持当地人社局对这个居家办公的工伤进行妥善的认定。建议家属可以通过行政复议、行政诉讼的相关手段争取一个合法的权益。”

吴玉红表示,近期她将申请行政复议。

就此事,记者从上周开始也多次联系银川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会将不予认定工伤的具体原因和材料发给记者。但截至发稿,没有收到具体回复。事件进展,中国之声将继续关注。

本文地址:http://cdtjsp.com/post/36683.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