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花季少女失踪6天,好友:曾有轻生念头

 admin   2020-11-20 05:42   6 人阅读  0 条评论

成都花季少女失踪6天,好友:曾有轻生念头

原标题:成都花季少女失踪6天,好友:曾有轻生念头

11月13日,成都一名18岁的女孩胡秋月从学校返回家的途中失联,至今没有任何消息,警察调取监控视频发现,其最后出现的画面在苏坡立交桥附近。

第二日凌晨,家属在苏坡立交桥下的清水河畔,将女孩的背包、手机等物品找到。

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女孩失踪曾向好友表示“我每次受到委屈都是笑脸,我真的好累好累啊、我宁愿是孤儿也不要她们、我现在快要崩溃了,我都不敢回家了、感觉活着好痛苦……”

在此前聊天中,胡秋月还曾表现出轻生的念头,“我周末的时候我都想跳河自杀了。”据其好友介绍,胡秋月不仅一次有崩溃的表现,而原因则来源于家庭。

成都花季少女失踪6天,好友:曾有轻生念头

寻人启事

突然失踪

出现在苏坡立交附近后便没了踪影

“苏坡立交附近并不是回家的路,与回家的方向相反”

“苏坡立交附近并不是回家的路,与回家的方向相反”

胡秋月今年18岁,来自四川遂宁,3年前进入四川核工业技师学院学前教育专业学习,家中有3姐妹,她排行老二,父母在成都打工,租住在青羊区培风小区。

据其父亲胡兵介绍,女儿是在11月13日下午失踪的,由于到了回家时间仍不见其归家,电话、微信也联系不上,家人遂报了警。在苏坡派出所民警的帮助下,他们调取了周边的监控视频发现,女儿当天17时左右,曾出现在苏坡立交附近后,便没了踪影。

成都花季少女失踪6天,好友:曾有轻生念头

展开全文

找到女孩手机、书包的地方

据胡兵介绍,苏坡立交附近并不是回家的路,“与回家的方向相反。”但为何女儿会出现在此处,胡兵表示不清楚。当晚家人四处寻找,在胡秋月母亲工作的西单商场附近(苏坡立交桥下)的清水河岸边,找到了女儿的手机以及书包。

成都花季少女失踪6天,好友:曾有轻生念头

胡秋月的书包

轻生念头

聊天记录显示其想自杀

“秋月并不是突然这样的,已在我面前崩溃过很多次”

“秋月并不是突然这样的,已在我面前崩溃过很多次”

事发后,胡秋月的手机被警方拿走调查。后来胡兵去到秋月所在的学校,想要寻找女儿失踪的原因,从班主任老师发来的秋月与同学的聊天记录中记者看到,失踪当天17时06分,秋月曾向同学小楠(化名)表示,“我好累啊,不敢回家。”

当小楠问及为何不回家时?秋月表示“我好害怕她们,我已经经不起她们那种语言了……我每次受到委屈都是笑脸,谁又知道,每次家里一桌子人吃饭, 我感觉我就像是个多余的、我已经没有未来了。”并在言语中表示“承受不住,快要崩溃了。”最后,17时40分,秋月表示“我想一个人冷静冷静”后,便没了消息。

成都花季少女失踪6天,好友:曾有轻生念头

秋月和小楠的聊天记录

此外,记者看到,在此前的11月8日,秋月与小楠的对话中,胡秋月还曾表现出轻生的念头“我周末的时候我都想跳河自杀了、想跟世界告别了、你看直接跳河多安逸,我太难受了,绝望了,我就去跳河,我都已经选好了跳哪里的河了。”

红星新闻记者随后联系上秋月同学小楠,小楠表示,由于秋月小学、初中都在换学校,没什么朋友,她是秋月在这个学校里最好的朋友,有什么事也愿意跟她说。小楠说,“秋月并不是突然这样的,已经在我面前崩溃过很多次。”当晚,当小楠得知秋月把书包、手机放在河边时,她整个身体都在发麻,发冷,“心里很难受。”

小楠说,秋月曾告诉她,因为家庭原因,她从小在奶奶身边长大,缺少父母关爱,“她原以为去爸爸妈妈身边读书会得到关心。”但因为父母工作的原因,这份关爱也始终没有到来,3年前随父母到成都读书,她依旧觉得父母不关心她,对她很无所谓,“每次一起吃饭都插不上话,觉得自己在家里很孤独。”

成都花季少女失踪6天,好友:曾有轻生念头

胡秋月

各方说法>>>

父亲:

女儿比较听话,我们也并没打骂她

据小楠了解,秋月父母的家庭负担也很重,姐姐在广元读大学,每年学费需要一万多元,妹妹也在老家读小学,“所以她也不会乱问家里人要钱。”

失踪前,秋月的房间就在父母租住的一套一房子的客厅里,秋月父亲胡兵告诉记者,由于他们夫妻二人要外出去广东打工,秋月从小是和在老家的奶奶一起长大的,在秋月七八岁时,才跟着父母去广东读了两年书,后来又被送回老家。近几年,女儿在成都上学,他们也回四川打工,但夫妻二人每个月工资仅有6000多,撑起一个家也略显艰难。

胡兵说,女儿在失踪前也没有任何异常,她平时比较听话,“大家看到都是欢欢喜喜的。”女儿每周回家,家里都会给她弄点好吃的改善伙食。平时在学校,也会打电话关心。她失踪那天晚上,父亲就在家中做好饭等她,可一直没等到。

胡兵说,他们也并没有打骂她,“小孩子难免犯错,我们就轻言细语地说她两句,她就认为我们说了她。”他举例:比如,让她在学校里好好读书,“我们家的情况你是知道的,家里三姊妹,不要在学校里去跟别个攀比,各方面要节约一些。”但胡兵说,秋月用钱确实很节约,也不会乱花钱。

老师:

她学业完成较好,一周200元生活费不算拮据

在好友小楠眼中,秋月是一个懦弱、自卑的女孩。因为家庭情况不好,读书三年,秋月每周的生活费仅有150元,从今年开始搬了校区,包括车费30-40元,生活费才涨至200元。

小楠说,她一个月生活费1300元都不够,而秋月的生活费就“很紧张很紧张”。在学校,秋月经常吃泡面,“喊她去吃饭也不吃。”小楠也没见她买过新衣服,“有一次买,都是从生活费里抠出来的。”

小楠说,暑假里秋月父母还主动让她去打暑假工,挣来的钱都会交给父母。有时在学校里完成学业都已经很累了,但每周末回到家,秋月的妈妈还是会让秋月按时去打卡,她有时拒绝,“她妈妈则会说,我天天上班,你有我累吗?”而她的父母也经常吵架,“一吵架也会向胡秋月发脾气。”

红星新闻记者也从胡秋月班主任高老师处了解到,学业中,胡秋月完成得比较好,“活动挺多的,表演节目也会积极参与。”虽然性格上不是太外向,但整体来说也不是一个内心特别抑郁的人,也没有和老师、同学发生不好情况。至于与家人的矛盾,秋月未曾向她提起过。据高老师了解,胡秋月一周200元的生活费不算拮据,“不是要吃馒头的那种。”

成都花季少女失踪6天,好友:曾有轻生念头

胡秋月

好友:

父母从没鼓励过她,她不愿和父母交流

好友小楠说,在家里,父母从来没有鼓励过她,秋月曾对小楠说,她在家里做饭,父母都会嫌弃她做得不好,“说一些不好听的话。”经常被爸妈这样回应后,秋月开始不愿和家人交流,“她觉得说不说都是这样。”

11月12日晚,秋月不想回家,但母亲没有同意。第二天快到家时,秋月就告诉小楠,她不敢进屋,“怕妈妈又说那些话。”小楠说,秋月老是说她感觉母亲在她耳边“一直说一直说”,“我都感觉她出现幻觉了。”

小楠说,秋月的梦想是长大后给奶奶买一栋房子,当秋月崩溃时,小楠曾向她提起,鼓励她,“但她说等不到了。”小楠觉得胡秋月太傻了,“她都说了不在乎爸爸妈妈了,为什么还要在乎?我让她再坚持一会儿,马上就要长大了,就可以去外面生活了……她太傻了。”

现在,在看了女儿和朋友的聊天记录后,父亲胡兵也开始慢慢认为,女儿有可能真的想不开跳河了,“但这都五六天了,还一点消息都没有。”他们也问了河道管理处,但依旧没有进展。

他说,如果女儿还在世,他希望秋月能看在爷爷奶奶如此疼爱她的份上,早一点回来,他同时也想说,“妈妈爸爸都对不起她。”红星新闻记者也从苏坡派出所民警处了解到,他们正在积极寻找,暂没有任何线索。

好友小楠不想去想最坏的结果,她希望有一天秋月能在哪个地方出现。

昨晚,她做梦梦见了秋月,梦中,小楠问秋月为什么要离家出走?“她说她想远离我们。”

消息来源:成都商报-红星新闻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本文地址:http://cdtjsp.com/post/41950.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