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辞职的顺利办前董事长彭聪被曝已被刑拘 去年曾遭另一股东举报涉嫌犯罪

 admin   2021-01-08 05:59   8 人阅读  0 条评论
原标题:刚辞职的顺利办前董事长彭聪被曝已被刑拘 去年曾遭另一股东举报涉嫌犯罪

每经记者:曾剑 每经编辑:汤辉

顺利办(000606,SZ)近来怪事频发。先是公司第一大股东彭聪突遭神秘公司发难,持股被司法冻结;在这之后,在股东内斗中艰难“获胜”的彭聪主动退位,辞去担任的公司董事长职务。与此同时,公司股价也莫名大幅下挫。这些异象背后萦绕着诸多谜团。

而据中国证券报报道,彭聪辞职前已经被刑事拘留。在该事件中,顺利办的信披受到质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1月7日晚致电顺利办,公司证代寇永仓表示,因为彭聪平时在北京办公,而证券部在西宁办公,其对于彭聪的具体情况不了解。

前董事长彭聪被曝出事

据中国证券报报道,有内部人士告知,彭聪在2020年12月28日上午11点被警方从顺利办位于的北京办公地点带走。按照该人士称,上市公司高管对此知情。

此前,顺利办于今年1月4日宣布,于2020年12月31日收到董事长彭聪的书面辞职报告,彭聪因个人原因向董事会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及董事会专门委员会相关职务。辞职后,彭聪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如果上述内部人士所言属实,那么,彭聪在辞职前已经出事,顺利办对此应该进行披露。但上市公司并没有履行信披义务。

针对上述情况,《每日经济新闻》1月7日晚联系到了顺利办证代寇永仓。对此,寇永仓也有些茫然:“不知道啥情况,我也是刚刚看到股吧里面的消息,只有等明天上班后问问公司董秘究竟是怎么回事。”

寇永仓指出,顺利办证券部平时在西宁上班,而彭聪在北京办公,其平时和他没有见面。寇永仓表示:“我个人的汇报对象是董秘,也不可能直接同董事长联系。”

刚辞职的顺利办前董事长彭聪被曝已被刑拘 去年曾遭另一股东举报涉嫌犯罪

此前在股东内斗中“获胜”

彭聪出生于1978年。2016年,彭聪旗下神州易桥(注册地位于北京)被青海明胶并购。2016年4月、5月,彭聪陆续出任上市公司总裁、董事。2016年12月,上市公司原董事长连良桂交出帅印,彭聪走马上任,其任期终止日为2021年7月17日。

展开全文

到2017年底,更名为神州易桥的上市公司完成对医疗辅料业务剥离,专注于企业互联网服务业务。2018年中,公司证券简称变更为“顺利办”。

在股权层面,顺利办长期处于连良桂一派和彭聪一派双足鼎立的局面。上市公司也一直称,公司没有实际控制人(天津泰达科技投资行使控股股东权利和义务)。在连良桂于2019年4月解除与天津泰达科技投资及其关联企业的一致行动关系后,上市公司进一步变更为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在连良桂一派持股缩减的同时,彭聪则通过获得表决权委托的方式,晋升为顺利办第一大股东。此外,彭聪当时宣布,要在6个月内增持1亿~2亿元。上市公司也称,彭聪此次增持完成后可能会成为公司控股股东。不过,彭聪的增持计划因故两度延期。

期间,顺利办于2020年5月发生股东内讧。连良桂、天津泰达科技投资提议罢免彭聪在上市公司担任的相应职务,并获得上市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连良桂当时便指出,彭聪在担任顺利办董事、董事长暨总裁期间,个人涉嫌经济犯罪,案件已被公安机关受理,不适合继续担任公司董事长等职务。

2020年6月中旬,顺利办披露公司收到青海省西宁市城西区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裁定暂缓实施罢免彭聪董事职务等议案。之后,顺利办的复议请求也被法院驳回。

2020年7月~8月,连良桂方面与彭聪方面再度进行了激烈争锋。不过,到同年8月中旬,连良桂之子连杰、天津泰达科技投资推举的赵侠等辞去顺利办董事职务,彭聪似乎在这场权力争夺中成为胜利者。

2020年9月,彭聪宣布辞去担任的顺利办总裁职务,从而更好地履行董事长职务,“以便能够集中精力做好公司发展战略规划及重大决策,保障公司能够更快更好的发展”。

2020年12月9日,顺利办披露彭聪及其关联方完成股票增持计划,累计耗资1.02亿元。

彭聪遭神秘境外公司发难

就在外界坐等彭聪大展拳脚之时,风云突变。

2020年12月31日,顺利办披露彭聪直接持有的公司7813.03万股股份遭司法冻结,占其所持股份比例为100%。冻结申请人为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冻结起始日为2020年12月24日~2023年12月23日。据称,经彭聪自查,对其所持股份申请仲裁前保全并致司法冻结的为Dofinet Holdings Inc(以下简称DHI公司),但彭聪表示未在我国工商行政及其他企业信息网站查询到该公司信息。

更为离奇的是,彭聪称其本人及其实际控制之企业,未与DHI公司发生过任何商业或资金往来。“截至目前未收到任何司法机关、仲裁机构送达的涉及本次案件的材料。不排除DHI公司捏造事实进行恶意、虚假诉讼的可能。”彭聪当时如此表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DHI公司的确较为神秘,在一些主流工商资料查询网站上也难以获取到该公司的信息。

在1月7日晚间,寇永仓也称不知晓彭聪方面是否了解到更多其股份冻结的情况,证券部这边没有接到新的信息。

彭聪曾明确否认诈骗和挪用公司资金行为

2020年7月,有媒体报道称,一份盖有青海省公安厅公章的立案告知书显示,彭聪涉嫌合同诈骗案已被青海省公安厅立案侦查。与此同时,北京市公安局立案公开查询系统显示,彭聪涉嫌挪用公司资金案。

而中国证券报此番报道称,通过相关渠道了解到,彭聪被警方带走正是与涉嫌合同诈骗案和挪用公司资金案相关。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对于上述案件,顺利办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曾透露,连良桂为这两笔案件的报案人,但连良桂等迟迟未曾向董事会提交案件具体情况介绍和相关证明材料,提供的材料也不符合信披要求,公安机关出于案件保密之需也未向公司提供与案件相关的情况介绍和材料。

彭聪当时还给出了另外一种说法,其表示自己不存在任何合同诈骗行为、不存在挪用公司资金的行为。彭聪甚至称,刑事案件的控告人连良桂因个人债务爆发,曾于2020年5月7日以对其进行刑事控告及操纵董事会罢免其董事长职务等手段,胁迫其签署协议,要求其支付3亿元,后双方矛盾无法调和。彭聪称,连良桂提出的刑事控告均属于诬告陷害。

之后,由于顺利办股东内斗表面上停歇,外界对案件的关注度也大幅下降。

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连良桂所持顺利办8850万股股份,于2020年11月17日遭天津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冻结。截至目前,上市公司以及连良桂均尚未披露此次冻结的缘由。

每日经济新闻

本文地址:http://cdtjsp.com/post/50116.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