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梭在“成都初雪”中的外卖小哥

 admin   2021-01-09 05:44   9 人阅读  0 条评论
原标题:穿梭在“成都初雪”中的外卖小哥

成都下雪了。

1月7日,成都迎来了2021年的首场降雪,久违的大雪给了成都人一个惊喜,早起的人们通过朋友圈分享着雪花飞舞的视频与照片,通过各种社交软件表达着激动。

大街上,长发女孩转着圈伸手接下银霜,发梢有落白微微晃荡,不远处,男孩正在用手机拍她。

与许多人激动的心情不同,21岁的赵伟(化名)希望这场雪能够早点过去,因为与这场雪一同到来的,是成都新年以来的“最冷”——早上9点就已经被“清零”的室外温度,让他感受到了彻骨之寒。

赵伟是一个外卖骑手,是我们生活中,最熟悉的陌生人。

穿梭在“成都初雪”中的外卖小哥

“最冷的成都”

赵伟说,这是他来到成都后,感觉最冷的一天。

赵伟今年21岁,四川达州人,去年7月从达州来到成都后,就干起了送外卖的工作。“每天早上6点半起床,洗漱完,7点左右打开软件开始接单,一般是送一整天。”赵伟说,自己之所以会每天起个大早,是因为早上抢单的人相对较少,而很多人又对早餐有需求,所以他愿意打这样一个时间差。

赵伟住的地方,已经在成都市的三环以外,除了他还有几个同乡一起合租,其他人有建筑工地干活的,也有送快递的,“大家合租,平摊下来每个人一个月只要600块左右。”房间没有空调,去年入冬后,赵伟自己花钱买了一个小型的暖风机,每天回去小窝,就插上电,吹着暖风特别舒服,“每天晚上睡觉以后,总有人会给我关了,可能是觉得浪费电吧,我一直不知道是谁,都是我睡着以后才给我关的,我也没问是谁。”

1月7日这天,赵伟早上差点没能起来,“太冷了,刚坐起来,就又想躺回去。”最终,他在被窝里穿好了秋衣秋裤,打开暖风机又吹了会,还是挣扎着从床上跳了下来,洗漱完毕,打开手机,“你有新订单啦”机器女声如约而至。

同屋曾有大哥给赵伟分析过,认为他其实不用那么早起来,“他说,点外卖的,基本都是年轻人,很多年轻人晚上睡得晚,早上起得晚,不吃早饭。”

展开全文

但赵伟自己不这么认为,“早上单子确实不算多,但送的人更少,我每次早上起床就能收到单子,而且早餐一般不用等着做,都是到了以后拿了就走,时间上会节约很多,我每天早上都能送个四、五单。”

但1月7日这天,赵伟的生意不那么好,从早上7点到9点,他一共只接了三个单子,“主要还是太冷了,很多人冷得都不想起床,肯定就更不想吃早饭了。

“充实的工作”

“我最多可以和你聊2分钟。”1月7日下午15时05分,赵伟将一份外卖送到了封面新闻(thecover.cn)记者手中,在得知记者想要“聊一聊”的想法后,他晃了晃自己的手机,“下单只有11分钟了,还2公里,我不敢聊太久。”

时间对不同的人意义不同。对普通上班族来说,时间是按天计的,而在赵伟的眼里,时间按分秒计,时间滴答滴答,每走一秒,他的心就要抖一次。

“谁如果还说成都节奏慢,他来送外卖试试。”赵伟说,他从来没有感受过慢节奏的生活,到底是什么,自从来到成都开始送外卖,他一直就感觉背后有人在推着他走,“只要接单,就感觉自己被控制了,因为超时可能就会赔钱。”

“无视红绿灯”、“提前点送达”、“提醒给好评”是一部分外卖骑手的基本操作。一开始,赵伟做不到这些,“刚开始的一个月,经常赔钱,说挣得还没赔得多可能有点夸张,但最后拿到的钱肯定对不起自己的付出。”后来,在一名送了好几年外卖的同行处,他得到了点拨,“最开始还有点不好意思,但想着不能再赔钱了,就有了第一次,有了第一次以后,也就感觉没那么困难了。”

赵伟和许多同龄人一样,休息日,会去网吧上上网、玩玩游戏,对于许多网络热词,他都非常熟悉,“之前网络上经常都在说‘工作量不饱和’,我不存在这个问题,只要开始接单,就必然是一单接着一单,停不下来,而且因为每一单有时间限制,我有时吃饭都是一边骑车,一边吃。”

再次晃了晃手机,“三分钟了,不能聊了,再聊估计我就送不到了。”一边说着,赵伟一边骑上了电动车。

“陌生的城市”

与刚来成都的赵伟不同,王国发已经在成都生活了三年,外卖骑手的工作,也做了两年多,“这个工作怎么说呢,累是累点,但是是真的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收益都是能看到的。”

王国发今年37岁,他的家就在成都周边,他说自己准备在明年离开成都,“总不能一辈子送外卖吧。”

王国发说,自己送外卖,每个月能挣8000块左右,“每天大概40到50单左右吧,这个收益是能看到的,每次只要送了,就能看到钱。”

与很多人相比,王国发的收入其实已经不算太低,但王国发表示,自己其实并不幸福。

“就像今天中午,我去饭店取外卖,里面和外面根本就是两个世界,里面挺暖和的,看着别人围着桌子吃饭,一边吃,一边聊天,热热闹闹的,挺羡慕的。”然而,取到外卖后,王国发不得不走出温暖的饭店,继续穿梭在成都的第一场大雪中。

王国发说,尽管已经来了三年,但成都这个城市,依然让他感觉陌生,“感觉自己每天只有工作,没有生活,从早上起床,就生活在各种时间计划里,不自由。”

对于离开成都后的打算,王国发表示,自己暂时想要利用这几年所挣的钱做点小生意,“可能就是小摊,每天卖点东西,我这几年的钱应该够了,毕竟我每天的生活费,也就不到10块钱。(封面新闻记者 沈轶)

来源:封面新闻

本文地址:http://cdtjsp.com/post/50209.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