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凇下的孟获城

 admin   2021-01-12 05:35   8 人阅读  0 条评论

雾凇下的孟获城

原标题:雾凇下的孟获城

清晨,穿过景区的原始森林,初升的太阳光时不时透进高大的松树浓密的枝干,在树梢上闪烁,有七彩的光晕。冷冷的空气,飘浮变幻的云雾在四处弥漫,冬天石棉的孟获城就在眼前了。来到这里,犹如来到梦一般的世界。

雾凇是北国的精灵,在南方很难见到,在孟获城邂逅,它让我惊叹。早在春秋时期雾凇就被称作“树稼和树介”,南北朝时宋吕忱所编的《字林》中解释为:寒气结冰如珠见光乃消,齐鲁谓之雾凇。对雾凇的认识,是漂浮的雾滴触及树木,凝结于枝叶上的冰晶。别致淡雅的美,在大自然中不是常见的,得需冷热气流对峙得恰到好处,环境洁净,才能出现如此奇景。

孟获城距石棉县城50多公里。山高林密、峡谷幽深、温泉瀑布、云海奇观,美不胜收。

10多年前的秋天我曾到过这里,眼里是万亩看不到尽头的金黄色大草甸,在草甸区的正中间,有一棵千年神树。相传诸葛亮第七次擒孟获前,探子来报:孟获有神相助,得神树一株,可搬来天兵天将,助其守城。诸葛亮遂买通孟获部下,把神树偷出来。没有神助的孟获,节节败退,将士的鲜血染红了满山的石头,孟获哭泣,眼泪流成了草甸中的那条河流,形成斑斑点点的红石滩。

诸葛亮和孟获的故事,一直在这万亩草甸之间回荡,令人遐思。

诸葛亮平定蜀南方之战,孟获一直是主要对手,七擒七纵绝非一时一地。全国孟获筑城的地方不少,除四川外,还包括云南、贵州等地。孟获的出生地始终没有定论,但以他的名字做地名的,也仅有石棉栗子坪乡。

我多年前下乡到凉山州西昌地区,那一带包括今攀枝花和云南边境的彝族人都熟知诸葛亮和孟获的故事。较统一的说法是:三国时诸葛亮和孟获在交战中达成了一个协定,让彝族人从平原地区(成都平原)迁移到山区,还有“高山由你坐、跑马由你骑”的承诺。从此彝族人远离了成都平原,到了山区,过上了山高皇帝远自由自在的生活,与汉人少有了纷争。直到诸葛亮死前,蜀国南方都没有动乱。

穿越历史的时光隧道,我仿佛看见当年一生征战的孟获,被诸葛亮收复到成都为官后,不习惯官场生活,多次请求回归故里。于公元225年,才得到诸葛亮首肯,批准他还乡。他像自由的山鹰,又翱翔在蜀国南方辽阔的高原。

孟获携妻子回到雷波,因那里是妻子的故乡,还有他们的亲人。孟获曾担任过雷波的部落酋长,他爱民如子,开垦良田,构筑水渠,开通驿道,支持民间商贸,大面积种植莼菜,为百姓做了很多善事,是彝人心中的大英雄。

孟获的夫人在家乡名气也大,是一位女中豪杰。传说她为火神祝融氏之后裔(《三国演义》第九十回登场)。孟获当初和蜀军作战时,融夫人重装出战。三江城被诸葛亮取得后,祝融再替丈夫出阵,贸然深入敌军陷阱,被马岱以绊马索擒下。最后孟获以张、马二将换回夫人。当地人评价祝融夫人,恩怨分明,武艺超群,加上绝色的容貌,在三国美女榜上绝对有名。

据说孟获一行从成都经名山、雅安、荥经、石棉这条线回雷波,走到石棉栗子坪时,被美丽的景色迷住了,就在这里居住下来,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如今他们的后代还生活在这里,孟获村就是明证:这里的彝族同胞还流传有孟获发明的彝族服饰、农耕工具、乐器等。石棉栗子坪孟获村是孟获最终的归宿之地,也是中华民族千古化剑为犁民族和睦的不朽见证。

伫立在雾凇之间,在雾凇如梦似幻的灵气中,我感受到孟获城真正的魅力。太阳慢慢升起来,放射出万道霞光,雾霭微风中,一团团雾凇依依不舍地在半空中旋舞飘散,投向了大地母亲的怀抱,也化作水雾滋润着这片大地。

冬日的孟获城,村民们关牲口的篱笆小房“披金挂银”,牛羊在雪景中漫步,民族风情浓郁的彝家院落在雾凇下格外亮眼。“打开孟获城,世上无穷人”,真羡慕能祖祖辈辈生活在这世外桃源的同胞。

刘海(成华区)

本文地址:http://cdtjsp.com/post/50609.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