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了翁登蒲江白鹤山 诗情画意中的家国情怀

 admin   2021-01-12 05:35   6 人阅读  0 条评论

魏了翁登蒲江白鹤山 诗情画意中的家国情怀

原标题:魏了翁登蒲江白鹤山 诗情画意中的家国情怀

外地人来到蒲江,谈起“天然氧吧”、人杰地灵,蒲江人总爱介绍当地“一文一武”两位历史名人。“武”说的是抗日名将李家钰,“文”是指南宋著名理学家魏了翁。提及了翁先生,学界多论其对理学的贡献,肯定其在宋明理学史上的重要地位;慨叹其创办鹤山书院,长期致力于教育;作为集名儒、名师、名臣于一身的天府文化杰出代表,了翁先生同时善于词令,却鲜有提及。

虽去国 言犹在耳

魏了翁,字华父,号鹤山,南宋邛州蒲江(今成都市蒲江县)人。了翁先生自幼聪明好学,被誉为神童,从小喜欢杜甫和苏轼的诗词,“明辨闳博,心窃好之”,22岁登进士第。嘉泰四年(1204年),魏了翁由成都调到京城临安任职。

魏了翁与辛弃疾同朝共事,有相同的政见,也同为词坛骚客。宋宁宗嘉泰、开禧年间(1201—1207 年),辛弃疾写下了千古绝唱《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主张北伐,但又反对草率行事、轻敌冒进,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的情怀跃然纸上。而魏了翁与辛弃疾的主张相同。开禧元年(1205年),针对韩仛胄准备开边伐金,他上书《答馆职策一道》,清醒地指出:“今金人积衰之势,虽犹强弩之末,然其奄有秦晋齐鲁燕赵之地,并吞大辽幽蓟瀛莫之区,地广形强,未易卒图。”如果准备不充分,贸然北伐,就是把国家安危存亡系于一掷。他提出暂缓北伐,当务之急是内修增强实力,“为今日之计,莫若振纪纲,定国是,一人心,作士气,使吾内治修明,国势增壮……然后徐举而图之。”但忠言逆耳,魏了翁得罪了权相韩仛胄,改任秘书省正字。

辛弃疾于北伐之后仰天长啸:“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魏了翁则在开边之前大声疾呼:“欲举二百年祖宗之天下以轻试于一掷之暂,则举足之间庙社之安危存亡系焉。”后来魏了翁在词中感慨:“曾拜奏,前旒十二……倚西风,胡尘涨野,隐忧如喟。”(《贺新郎·张总领生日》)“等闲富贵浮云似。须存留,几分清论,护持元气。曾把古今兴亡事,奏向前旒十二。虽去国,言犹在耳。念我独兮谁与共,谩凝思,一日如三岁。”(《贺新郎·管侍杨伯昌子谟劝酒》)由此可见,了翁先生不仅精于理学,同时还善于词,并且不乏佳作,例如《水龙吟·登白鹤山,借前韵呈同游诸丈》:

阑风长雨连霄,昨朝晴色随轩骤。松声花气,江烟浦树,如相迎候。山送青来,僧随麦去,山为吾有。更扶筇直上,薜萝深处,云垂幄,藓成甃。未至相如独后,对山尊,劝酬多又。记曾犯雪,重来已是,绿肥红瘦。好语时闻,忧端未歇,倚风搔首。谩持觞自慰,冰山安在,此山如旧。

这首词写于了翁第一次离朝返乡的次年(1208年),由词中描述的景色气候,可以确定写于暮春初夏。开禧二年(1206年),魏了翁请求奉亲还里,九月,朝廷同意其离京返乡,改知嘉定府。在返乡途中,了翁依然牵挂国事:路过建康,适逢金军入侵两淮,魏了翁谒见了当时知建康府兼沿江制置使并奋勇抗金的叶适,两人北伐观点相同,理学主张相近,于是纵论北伐及当前战事对策,探讨理学精要;行至蜀口,当时襄阳、德安之围未解,又惊闻吴曦叛变。面对抗金与平叛的复杂而危急局势,魏了翁上书韩相,提出应对危机的战略,先驰援襄阳、德安,解二郡被围之急,再腾出手来平叛。时任荆湖北路安抚使、湖北京西宣抚使的吴猎任魏了翁为参议官,为抗金兵、平叛乱出谋划策。开禧三年(1207年)六月,蜀乱平定,魏了翁终于平安回到了久别的故乡蒲江。而就在这一年十一月,韩仛胄被史弥远等人所杀,故在词中才有了翁自注:“去冬来时,仛无恙也”。

登白鹤山 山为吾有

魏了翁词中的白鹤山在什么地方呢?嘉定二年(1209年)三月,其父亡故,了翁请来资中风水先生王直夫为其父卜选墓地,最后选定在蒲江长宁阡,同时在与长宁阡相连的白鹤岗卜得了著名的鹤山书院地址。

展开全文

长宁阡、白鹤岗的具体位置,据了翁讲,是由资中、眉山到蒲江的路上,“过蟠鳌,历马鞍山……由长秋山而下,乾冈数里……遂为今长宁阡。”王直夫对了翁鼓吹长宁阡、白鹤岗风水如何之好,于是选定墓地,又“即地成室,是为今白鹤书院。”故此鹤山书院旧址应该是在由蒲江县城出东门,往眉山市蟠鳌镇方向的长秋山半山腰上,即长秋山的二台地上。

鹤山书院于嘉定三年(1210年)建成,当年秋试,十人中竟有八人考中,一时传为美谈,书院声名远播,慕名而来的各地学子络绎不绝。但百年之后,到元仁宗延祐年间(1314——1319年),鹤山书院就荒废了,了翁曾孙魏起感叹其“莽为茂草”。明成化七年(1417年),蒲江邑令邵有良将书院迁址重修,即是今天的蒲江中学

了翁在词中洋溢着对白鹤山的喜爱之情,可以说为第二年选定鹤山书院院址起了重要作用。暮春登高,赏游美景,词的起首两句点明登白鹤山的缘由。“阑风”句两字一顿,语气急促,使人仿佛置身于接连多日的风雨之中。第二句趋于平缓,以“骤”字照应“长”“连”,凸显出久雨初晴后了翁的欣喜之情。前后两句一抑一扬,一喜一忧,以苦闷衬欣喜,精妙之至。

接下来写景,一是从声味色多层次描写。耳听,是时强时弱的松涛;鼻嗅,是浓郁芬芳的花香;眼观,是多姿多彩的美景:绿水、青山、黄麦、江树如烟、薜萝如云……了翁运用声音气味色彩,逼真地将所闻所见,形象地呈现为一幅声色味俱全、情景交融的白鹤山夏景图,给人以强烈的艺术感受。二是先远后近,写意工笔皆有。先是挥毫泼墨,对极目远眺之蒲江河、白鹤山下之平畴沃野和回首仰望之长秋山的景色几笔挥就,大写意中见寥廓、清新之意境。然后工笔细描,不画奇峰异树,却单选被常人所忽视的苔藓、薜萝,着意刻画其色其形,细微之处显幽静、深邃之情调。细品之下,真有几分诗中有画的感觉。三是寓理于情景交融之中。以诗词写景抒情比较容易,用来说理特别是阐明深奥的哲学观点,而且还要形象生动则十分困难。在了翁笔下,“松声花气,江烟浦树”都具有了生命和情感,活了起来,“如相迎候”。“青”不再是目之所见,而是由“山”送来,“僧”不是自己愈行愈远,而是被麦浪渐推渐隐。景与情相互融合,人与物相互沟通理解,甚至是和谐共愉。于是他叹道“山为吾有”,景物因我愉悦而高兴,山川河流、花草树木因我的存在而存在,了翁形象生动地宣扬他的理学思想、心本论的宇宙观。

了翁没有跟随朋友继续登山,独自停下来,面对白鹤山又一次劝酒、祈祷。记得去年冬天冒着风雪对山尊劝酬,今天再来已是暮春初夏“绿肥红瘦”之时。本是阳光灿烂,与朋友登山赏景,为何独后又与山劝酬?只因“好语时闻,忧端未歇。”离朝回乡一年多,襄阳围解,蜀乱平定,鲁莽北伐的权相被诛……这是“好语”;北伐惨败与日益进逼的金人铁骑,成吉思汗的崛起与蒙军日益猛烈的南侵……这是“忧端”。读至此,回味开篇起首两句,更能体会到照应之精辟,领悟其一抑一扬的匠心独具。“忧端”好似“阑风长雨”,“好语”如同“晴色”。起首两句既是对气候的描写,更是对心情的刻画。面对如诗如画的白鹤山美景,了翁再也无心欣赏,他似乎看见了南宋王朝的风雨飘摇,危机四伏。他忧从中来,迎风伫立,搔首沉思,无比苦闷和悲痛。他只能以酒浇愁,聊以自慰。而卒章两句雄浑刚健,掷地有声,给人以无穷无尽的希望。在外貌似强大的金兵,在内飞扬跋扈的韩相、兴兵叛乱的吴曦,现在不是被打败就是被诛杀,而白鹤山依然屹立如初。

吴永安/文

本文地址:http://cdtjsp.com/post/50612.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